大公网

大公报电子版
首页 > 财经 > 香港财经 > 正文

?商界访谈 | 李小加:金融脱离实体经济 恐只剩下“金钱游戏”

2022-11-21 04:24:01大公报 作者:李灵修、蒋去悄、何嘉骏
字号
放大
标准
分享

  李小加形容自己是一个“专注向前的人”,即使2019年收购伦交所失利,也不曾觉得遗憾。“机会来了就出手,失败了也没什么。”但有一件事总令他耿耿于怀,那就是当今的金融行业愈发远离实体经济,资本市场上流动性氾滥,小微企业却融资艰难。“对于我们这一代金融人,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。”于是,他离开港交所后创办了“滴灌通”。

  李小加曾在华尔街大行干得风生水起,2010年起又担任了港交所行政总裁,可以说始终在与金融市场打交道。李小加接受大公报专访时直言:“只要你对传统金融有深刻认识,就会发现它已不适应经济发展。”在其看来,两者之间隔着二级市场,但上市本身就有门槛,资金很难“渗透”到小微企业。

  上市门槛高 局限资金渗透实体

  当百万亿规模的流动性都去追逐有限的上市公司标的,股市就变成了一场“金钱游戏”。李小加以近期的港股行情为例,“你说阿里有什么不好?腾讯有怎样变化?但为什么股价一天到晚大幅波动,这里面都是市场情绪在相互影响。”

  正是看到了资本与实业的脱节,李小加在港交所《战略规划2019-2021》里明确提出三大改革方向:立足中国、连接全球、拥抱科技。其中,“拥抱科技”的设想就是通过金融科技的应用,搭建针对小微企业的“滴灌”融资系统。然而,港交所习惯“谋大钱”、很难“算小账”,没有动力做出改变。这也构成了李小加“港交所生涯”的最大遗憾。

  2021年初成立的“滴灌通”目前投资企业超过1400家,平均每间投资额40万人民币(约44万港元)。据李小加描述,“滴灌通”的独特模式在于,先通过考察选择连锁店品牌商,然后投资品牌商旗下的门店,也就是“顺藤摸瓜”。由于门店每日流水都会汇总至连锁总店,届时就会按一定比例与“滴灌通”分账,实现“回本”之后,收入抽成比例将下调,最终实现收益因投资期长短而异。

  创“滴灌通”填补市场不足

  李小加强调,与风投、信贷投资需要“搞清家底”的深接触不同,“滴灌通”属于“每天算账”的浅接触。该模式“非股非债”,既不持有门店股权,门店倒闭也不会追偿,因此最为适合小微企业融资。他特别指出,虽然投资的是连锁品牌的新店,但收入分成则是来自老店,如此也能规避一定的投资风险。

  为衡量投资回报周期,李小加还引入“滴灌额”概念,即每万元投入带来的每日现金收益,截至2022年11月8日,“滴灌通”平均滴灌额水平约为16元。按地区划分,上海门店滴灌额约为11元,深圳和广州均大约为19元。

  李小加坦言,不期待门店成长为“参天大树”,只求获得稳定的分成收入。他将此形容为“只交朋友、不结婚”。据其观察,中国的潮流消费品类通常只有四、五年的生命周期,最后能剩下的都是凤毛麟角。而“滴灌通”合作门店平均两年就可收回成本,投资周期多为四年。

  内地疫情时有反复,而防控政策对居民消费冲击不小。李小加则认为,疫情为“滴灌通”提供了逆向筛选。“今天还敢来找我们投资开店的企业,说明在当前环境下仍具有很强的竞争力。”他进一步指出,“滴灌通”已实现对全国所有省市地区的投资全覆盖,假使上海的生意受到冲击,内蒙古、甘肃、浙江地区的业务也会形成风险对冲,因此投资回报总能维持在一个稳定状态。

  李小加任港交所行政总裁期间大事记

  2010

  推动港交所交易时间与内地接轨

  2012

  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(LME)

  注册场外结算公司

  2014

  推出沪港通

  2016

  推出深港通

  2017

  推出债券通

  2018

  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改革

  生物科技企业上市改革

  2019

  尝试收购伦敦证券交易所

  全球投资者重视中国 市场回暖资金必进场

  近期港股剧烈波动,关于“外资撤离”的说法甚嚣尘上。李小加直言,资本市场上都是“金钱动物”(Money Animal),只有“恐惧”与“贪婪”两种感知。“当市场上的恐惧战胜贪婪,你劝他别走也没有用;当风险消退、机会出现,该回来的还是会回来。”

  在美国激进加息的背景下,李小加亦承认,如果投资只限定于一个区域,相信大部分金融机构都会选择美国,毕竟体量大、流动性也强。但如果有一天投资偏好开始回暖,中国就将成为全球资金的第二选项,这也是毫无疑问的。“现在投资者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等待。”

  面对外围环境的波谲云诡,特区政府近年来也努力调整自身定位,从过去的“积极不干预”向“有为政府”转型。在最新的施政报告中,也提出要成立“香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”,打造港版淡马锡。李小加对此表示认同:“今天特区政府要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,但正确的事情不代表能够立即解决所有问题。”

  李小加以“海啸”的比喻来解画。海啸的威力是人类无法抵挡的,甚至是无法预测的,唯有在天灾来临之前建立“海啸预警机制”,或是“海防大堤”以降低损失。同样的,再强力的政府也不能扮演上帝的角色,只能是顺势而为、疏导结合,将有限的资源花费在关键的地方。市场不应指望政府能有什么“灵丹妙药”(Magic Bullet),服下后马上药到病除。

  留美攻读新闻法律 哥大遇伯乐

图:李小加曾在金发局上公开自己年轻时当记者的相片。/网络图片

  李小加于厦门大学毕业后投身新闻事业做记者,一度在报社评论部任职,恰好遇上出国热潮,他集结自己的署名文章,作为留学申请的“敲门砖”寄往美国各大新闻学院,最终申请到阿拉巴马大学的奖学金。“可能人家觉得你年纪轻轻就能写出有opinion(见解)的稿子出来,是个加分项。”

  然而,当时去美国的“路费”昂贵,李小加至今仍清晰记得,6000元人民币的机票耗尽家庭所有积蓄,落地时只有40美元现金傍身。求学阶段,李小加一路勤工俭学,甚至为了省钱放弃回国探亲。

  撰写毕业论文期间,李小加为研究“新闻自由”的选题,需要引用美国《诽谤法》相关内容,因此常去法学院查考资料。看到那边的学生个个“身光颈靓”、学习环境又好,他萌生了转读法律专业的想法。李小加对记者笑称:“中国学生都比较擅长考试”,自己经过短期备考成功取得了哥伦比亚大学的offer(录取通知),但由于对方没有提供奖学金,他不得不“婉拒”这次机会。

  幸而哥伦比亚大学打来电话询问情况,甚至怀疑李小加是否已被哈佛、耶鲁等高校“挖角”。当了解背后原因后,该校中国法学研究中心主任爱德华教授提出,第二天早上可以来学校面谈,李小加的回应是“没钱买机票,只能坐火车来”。纽约之行解决了李小加的学费难题,也为其后的职业生涯奠定坚实基础。

  时代不同 成长路径无法复制

  李小加接受中外媒体采访,总喜欢强调自己是“幸运的一代”,其个人经历的确也是中国最早一批金融海归的缩影:80年代赴美留学,多数都考取常春藤博士学位;90年代西方开始重视中国市场的投资机遇,又因自身文化背景备受器重;2000年左右归国效力,赶上金融市场改革浪潮,凭借海外专业履历,在历史进程中扮演关键角色;如今退休财富自由,选择创业回馈社会。

  “最近不少年轻人来问我,苦恼是否应出国留学。一方面想去国外开拓视野,另一方面又怕错过中国的发展机遇。”李小加坦言,自己读书时中国经济还未起飞,出国的机会成本几乎为零,及至后来每一步都能踩准时代的节拍。如今内外环境沧海桑田,连李小加自己也感慨,那一代人的成长路径已无法复制。

  热爱足球 一周能踢六场

图:图为李小加2018年参加厦门大学外文学院举行的“外文杯”足球赛。/网络图片

  李小加卸任港交所行政总裁后,最开心的事就是拥有了“踢球自由”,每天的生活轨迹“公司─球场─屋企”三点一线。有媒体说他“每周要踢五场比赛”,李小加听后立即反驳,“我一周能踢六场”。他向记者介绍称,自己有三四十人的球友,多数都是年轻人。“因为大家常要OT(加班),球场只能预定晚上九点半的时段。”前阵子李小加去新加坡参加活动,还找来当地朋友一周踢了四场比赛。

  对于足球的热爱,浸透在李小加每个人生阶段。早在媒体工作期间,他就曾写过关于中国足球黑哨的稿子。“在我印象中,这篇最终没让发表。”等到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,又飞去首尔观看中国男足的比赛。回忆这段经历,李小加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,“那一年中国能进决赛圈真是占尽天时地利,可惜一粒进球都没有。”在最后一场与土耳其的比赛结束后,李小加在看台上长叹一声“四年后再见吧”,怎知身后有不相识的同胞球迷接话,“什么四年?二十年以后再见吧。”

  如今时间正好过了二十年,中国男足依然缺席世界杯。李小加对记者苦笑道:“那哥们说的还挺准。”

  执掌港交所期间,李小加需要在“经理人、官员、改革者”三个角色中来回切换,他形容像是戴了“三顶帽子”。“港交所这份工作,戴一顶帽子想出来的事情肯定是不合适的。”创业后的李小加自觉状态轻松,享受眼前的单纯快乐,在球场上继续上演他的“帽子戏法”。

点击排行